全网十大最污免费软件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啊。”朱雅梅被张宛心的叫声惊醒了,吓了一跳,待抬头见到是木清竹与张宛心站在面前时,松了口气,收起了手中的药瓶,笑咪咪的说道:“原来是少奶奶与宛心小姐过来了,快请进去。”

   “梅姨,手里拿着什么呢?”张宛心见到朱雅梅看到她们后就快速把手中的东西收了起来,好奇不已,扑闪着大眼睛问道。

   “宛心小姐,没什么。”朱雅梅笑笑,淡淡说道:“奶奶吃的药呢。”

   “哦。”张宛心点点头,似乎真相了,也不再追问了。

   “梅姨,奶奶的心脏病好些了吗?”木清竹目光幽深,沉吟着问道。

   朱雅梅脸色肃然,点点头,郑重地说道:“奶奶年纪大了,心脏自然会有点小毛病,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请少奶奶与宛心小姐放心。”

   “那就谢谢梅姨的悉心照顾了。”木清竹松了口气,由衷地说道。

   “这是我的份内事,应该的。”朱雅梅谦虚的笑,领着她们走了进来后,就离开了。

   木清竹与张宛心开始了工作。

  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,她们商量着年宴的事,又有丘管家过来汇报工作,还有各种不同的琐事,总而言之,于木清竹而言那是时光如梭,根本就不够用。

   接近正午时分,张宛心忙碌了一个上午,先跟着设计师去了中心小岛。

   清新氧气女神动静相宜甜美写真

   木清竹又签了一些采办食物的清单,就整理着书案,准备回翠香园里去吃午饭。

   抬头就看到朱雅梅走了进来。

   “少奶奶,在这里吃饭吧,我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。”朱雅梅笑眯眯地说道。

   “这样啊。”木清竹也没犹豫,点头就答应了。

   墨园的饭厅,窗明几净。

   一桌丰盛的饭菜正摆在饭厅上,每道菜都放在炉子上现煮着,冒着丝丝热气,香味四溢。

   木清竹的胃里响了一下。

   孕吐的现像轻了点后,胃口好多了。经常就是这样,吃完了就吐,吐完了再吃,就算是这样,木清竹也是坚持着吃点东西。

   “少奶奶,饿了吧,天又冷,快点吃饭吧。”朱雅梅站在一边,贴心地说道。

   “好,梅姨,我们一起来吃吧。”木清竹也不推辞,大方坐下来,朝着她说道。

   朱雅梅笑笑,也大方的坐了下来。

   “梅姨,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,这里可没有外人。”很快吃完饭后,木清竹起身泡了二杯热茶,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朱雅梅后,淡淡开口了。

   “谢谢少奶奶。”朱雅梅伸手接过木清竹递过来的水杯后,连忙道谢,“少奶奶,您真是聪慧,什么事都不能瞒过您的眼睛。”

   朱雅梅没想到木清竹会这么快看出她的心思来,赞赏的笑了笑,领着她到了里面的休息室。

   “梅姨,是不是与奶奶的心脏病有关?”木清竹刚进到了休息室里,就止了笑,严肃认真地问道。

   朱雅梅今天早上在走廊里的脸色,木清竹可是看在眼里的,原也相信了她的话,以为奶奶的病会没事了,但看到她特意留她吃午饭,就预料到有事要单独找她了。

   朱雅梅听到木清竹的问话,脸也严肃了,看了看四周,关紧了房门,压低声音说道:“少奶奶,您真猜对了,老太太的心脏病有奚跷。”

   “这样啊。”木清竹心中一紧,赶紧说道:“梅姨快点告诉我。”

   “哎,这事说来话长。”朱雅梅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前天半夜里老太太的心脏突然不舒服,当时直喘气,嚷着难受,幸亏我平时都准备了急救药,当时给她老人家服用了,才算是没事了。昨晚上我就不敢大意了,睡在了老太太屋中,半夜时老太太果然心脏又不舒服了,一口气就顺不过来,脸色发紫,喘着粗气,我睡得惊醒,听到床上有动静,起来一看,吓了一跳,老太太双手正张着,满脸发紫,非常难受,这可是心脏病发作的症状,我忙采取了急救措施,帮她渡了口气,给她吃了急救药,这才把病情稳定下来。”

   木清竹听得心惊胆颤的,急急问道:“梅姨,那奶奶的心脏到底怎么样了,既然这样了就赶紧要送医院啊。”

   “哎,人老了,心脏出现问题也在情理当中,我当时也是后怕,硬要通知人来送她去医院,可老太太醒来后,说什么都不同意了,说是不愿意惊动别人,我毕竟只是一个工作人员,也不能拿更多主意,这没办法了,只好向您来询问下意见。”朱雅梅满脸为难地说道。

   木清竹沉默着。

   奶奶不想进医院,恐怕也是知道自己这个年齡了,去医院折腾不起,更是不想让阮氏公馆的人知道闹得人心惶惶的。

   “如果奶奶实在不愿意去医院,那就请名医进阮氏公馆里来给奶奶瞧病。”木清竹思索着建议道。

   “少奶奶,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。”朱雅梅犹豫了会儿后,还是果断地开口了。

   “什么话?快请说。”木清竹吃了一惊,心沉了沉,朱雅梅这个神态,似乎还另有隐情呢,忙郑重地问道。

   “是这样,少奶奶,老太太这心脏病不是这一二天才有的,而是早就有了,一直都控制得很好,可这二天实在有些反常,突然就会不舒服起来,而且还很严重的样子,我也觉得奇怪,要知道这些药我每天都有坚挂给她吃的,完全没有理由会出现这样严重的病情,今天早上我给她喂药时才发现药的颜色不对,拿出来一看,竟然发现药瓶里的药已经让人给换了,这才明白了老太太的病因了。”朱雅梅沉痛地说道,满心里都是后怕,事已至此,她可承受不了这后果,不得不告诉木清竹了。

   “什么,还有这样的事?”木清竹听得大惊失色,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。

  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!

   是谁有这个胆?

   连奶奶都敢害,太可怕了。

   这可是犯罪行为,弄不好就要出人命的,这阮氏公馆里的人也真是太莫测了,木清竹只感到浑身发寒。

   “那知道这事是谁干的吗?”木清竹惊魂初定后,惊讶地问道。

   “不知道,实在想不出来是谁干的。“朱雅梅摇摇头,然后从从口袋里拿出二个药瓶递了过来,紧张地说道:

   “少奶奶,您看,就这二种药都给换了。”

   木清竹接过来低头一望,正是早上她和张宛心过来时,在走廊里碰到朱雅梅时,她手里拿着的白色瓶子,当时她站在那里出神,木清竹就预感到了什么,当时也就只是认为奶奶的心脏病很严重了,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内幕!

   她翻看着药瓶的说明书,这是进口药,上面全是英文,看了后知道这可是关健的药,实则她也不懂药,只是凝眉看着。

   “少奶奶,您看,这本是白色的药丸却给换成了黄色的,这些药我都给老太太服了好多年了,不可能会错的,而且我本身也是医生,不至于连这些药都弄不清楚。”朱雅梅的手里拿出二种药丸来,一黄一白,放在掌心里,差别可大着了。

   木清竹的脸更阴沉了。

   此时已经不是震惊那么简单了,简直是后怕加愤怒。

   如果这真是有人故意换掉的,那就是蓄意谋杀,简直是太可怕了!

   只这么一想浑身都打了个寒噤。

   “这事还有多少人知道?”她想了想后,压低声音问道。

   “除了,我,还没有任何人知道了,暂时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老太太呢。”朱雅梅心情沉痛,斟酬着说道。

   “告诉吧。”只思索了那么一会儿后,木清竹马上就做决断了,“这事必须要告诉奶奶,放心,奶奶历经风雨,这一辈子什么事情没遇到过,况且她的头脑还很清醒着呢,我想这样的事告诉她,她一定能承受得住的,而且也会有个清晰的判断的,既然有人已经在对奶奶下手了,那么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,让奶奶知道后,心里也会做好防备,说不定奶奶还能有主见呢。”

   “嗯,这话说得在理。”朱雅梅听到木清竹的这些话,与自己的想法很符合,忙点了点头,“那就麻烦少奶奶跟我一起进去,把这个事情告诉给阮奶奶吧。”

   事已至此,她们只能这么做了,说不定老太太还知道些她们不知道的内幕呢,当下木清竹点了点头。

   二人朝着老太太的卧房走去。

   阮奶奶照例坐在卧房的软塌上闭目养神。

   “们来了。”木清竹与朱雅梅刚走进去,她就睁开了眼睛,瓮声瓮气地说道。

   木清竹暗暗感叹,阮奶奶果然还是耳聪目明的。

   “奶奶,您身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木清竹靠近前,轻声问道。

   “清竹,来。”阮奶奶笑了笑,朝她伸出了手。

   木清竹忙递过手去,握住了她满是皱纹,树皮般干瘦的手,有些心酸,“奶奶。”

   她又轻声唤了声。

   “清竹,放心,我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死不了呢。”阮奶奶慈爱的笑着,脸上的表情是平静而又淡定。

   “奶奶,我想跟您说,想送您到医院去呢。“木清竹凑近前些,认真地说道。

   “不用了,好孩子,我都这个年龄了,去医院没有多大意义了。”阮奶奶无畏的笑笑,“况且这医院里我的儿子还躺在那里呢,我去了只会更加添堵。”

   木清竹心里一酸,想到了阮沐天,更是想到了妈妈,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,心里难过极了。